文字,有情绪,有温度,有力量

2022.3.24

今天整理读书笔记,其中有一个好玩的文字游戏,是宋代李愚写的一首回文诗,正读是丈夫挂念妻儿,反念是妻子思念丈夫,很奇妙的才思。

正:

枯眼望遥山隔水,往来曾见几心知?

壶空怕酌一杯酒,笔下难成和韵诗。

途路阻人离别久,讯音无雁寄回迟。

孤灯夜守长寥寂,夫忆妻兮父忆儿。

反:

儿忆父兮妻忆夫,寂寥长守夜灯孤。

迟回寄雁无音讯,久别离人阻路途。

诗韵和成难下笔,酒杯一酌怕空壶。

知心几见曾来往,水隔山遥望眼枯。

还有大刘在09年写的一篇短文《2018年9月1日》,其中对IT人士的描述相当真实又不免戏谑😭

程序员、网络工程师、数据库管理员这类人构成了IT共和国的主体,这个阶层是19世纪的产业大军在21世纪的再现,只不过劳作的部分由肢体变成大脑,繁重程度却有增无减。在浩如烟海的程序代码和迷宫般的网络软硬件中,他们如两百多年前的码头搬运工般背起重负,如妓女般彻夜赶工。信息技术的发展一日千里,除了部分爬到管理层的幸运儿,其他人的知识和技能很快过时,新的IT专业毕业生如饥饿的白蚁般成群涌来,老的人(其实不老,大多三十出头)被挤到一边,被代替和抛弃,但新来者没有丝毫得意,这也是他们中大多数人不算遥远的前景……这个阶层被称作技术无产阶级。

我们不生产代码,我们只是精通control ccontrol v的搬运工😂

2022.3.17

当你开始得梦时,现实便会毫不留情给你邦邦来上两拳。

同学,仍需努力呐。

2021.11.21

疫情来袭,在宿舍宅了两周,在寝室上网课巴适得狠!

2021.11.05

大概三点二十分,我在室友的叫唤下醒了,黑麻麻的,还有点懵,噔的一声白光像一把剑冲进瞳孔,刺痛…

原来是做咽拭子的时间到了,香甜的睡眠被中断就像原本各就其位的口腔里探来两根横冲直撞的棉签一般让人不适而这,而这还远不止疫情带来的坏体验…

IMG_20211105_040320

约莫昨天听到的风声,今天就能在县区内组织起几万人次的检测,这种效能在我看来是放心的;我没亲身经历过国外的防疫流程,但起码从平时闲逛的平台获取的信息来看,我们国家交的答卷是相当优秀,这或许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越性吧,信任政府。

西方国家实施”集体免疫“政策多少也是有些无奈,毕竟人家也不蠢,医学医疗水平并不低,只是受政治体制,风俗民情等方面的掣肘,也希望它们如中国一般找到好的出路;我们实施的”清零”政策在目前看来是很科学的,也是符合我国国情的,这也是我们能拿到全球抗疫优等生身份的原因,作为第一个大规模爆发疫情的超级大国,能将防疫这么一个巨型的系统性工程把控成这样,这是相当不易的。

安全,这一点我想我们应该懂得珍惜,就如18年的自由空气,失去了便只能怀念。

在疫情来袭之前,戴过的口罩还能以巴掌计,现在都是按几打来屯的,记得那时候还能自由地来去,逛祖国的大好河山,或领略异域风情,畅快地结识陌生人,呼吸着自由安全的空气,现在?小命要紧,家里蹲,校内盘。

我猜,如果疫情(相信一定会有的)大流行结束的那一天,维基百科可能会出现”疫情时代“,”疫情前时代“这类的词条,记录着那段人类和病毒抗争的时光,拓印下我们走向强大的脚印。

Screenshot_2021-11-05-05-57-46-193_org.wikipedia

止笔于 凌晨五点五十八分

睡回笼觉去咯

2021.11.03

看到新华社公众号推送的关于扩招养老,护理之类专业的通知

以及又火起来的 元宇宙metauniverse概念,AR,MR

“夕阳”经济,“虚拟”经济的风口要来了吗?

国家社会到了转型的关键点

怎么走还看不清

真是无知幼稚的我,还得多看书多学习啊

我也到了选择的岔路口

认定了方向就坚持下去吧

2021.11.1

我想
一朵花
在人间孕育,绽放数十旬
不负美的期待
酝酿着结果的幸福

两地之心更相缱绻缠绵
承托着期望
浓缩着精华
结果了
也出发了

雨儿吹
日儿晒
乘着虫儿快的
借着东风托运
一路前行
向着远方
寻找栖息之地

广阔世界
他想闯荡一番